• 改革开放40年网上展厅
  • 改革开放40周年
  • “新时代枫桥经验”专题
  • 2018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 “共建共治共享·平安广西故事”微电影微视频微动漫比赛作品展
  •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题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果苗“缩水”近2万株卖方被索赔超38万元

2019-03-12 14:53:49来源:广西法治日报责任编辑:张振鹰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签约购买28万株果苗,在自己选定的区域起苗只有26万余株——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莫积斌 通讯员 韦才周 曾智菊
 
  金秀瑶族自治县的胡冕和张滨合伙向该县一家果苗公司购买28万株砂糖橘果苗。为方便集中起苗,两人在庞大的育苗基地选择了其中相连的16宗地作为起苗区域。然而,16宗地的果苗全部起完后,经计算,果苗总数只有26万余株。胡冕和张滨认为果苗公司未按质按量供应果苗构成违约,拒绝支付尾款,并将果苗公司告上法院,要求其支付违约金28万元、赔偿经济损失10万余元。果苗公司否认违约并提起反诉,要求胡冕和张滨支付尾款。究竟谁是谁非?经来宾市两级法院审理,该案日前有了最终定论。
 
  约定购买果苗28万株
 
  实际到手26万余株
 
  由于金秀县的气候适合砂糖橘生长,近年来当地很多农民都加入种植砂糖橘大军,果苗需求量旺盛。胡冕和张滨从中看到了商机,便合作从育苗基地购买果苗转售给周边果农。
 
  一家果苗公司在金秀县桐木镇建有砂糖橘育苗基地。胡冕和张滨到基地实地考察,并向基地工作人员详细了解情况后,决定向果苗公司购买果苗。2017年12月31日,张滨与果苗公司签订了《果苗购销合同》。合同约定,胡冕、张滨以每株2.8元向果苗公司购买28万株砂糖橘果苗,定金按每株果苗1元计算,胡冕、张滨应于2018年1月20日前付清28万元定金。定金交付后,起苗时,胡冕、张滨按每株2.8元支付果苗费给果苗公司,每起苗5万株,果苗公司退还5万元定金,以此类推,直至起苗至第25万株时退回25万元定金,起至最后3万株果苗时,胡冕、张滨只需补交每株2.8元即视为付款义务履行完毕,起苗期间为2017年12月31日至2018年3月20日。
 
  在违约责任方面,合同约定,如果果苗公司未能按时、按质、按量供应果苗,导致胡冕、张滨无法供苗给种植户从而造成损失的,果苗公司按所缺株数按每株6元的标准赔偿胡冕、张滨经济损失;双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存在违约行为的,违约方应赔偿对方违约金28万元。
 
  合同签订后,胡冕、张滨在约定时间付清了定金28万元。由于育苗基地面积很大,为方便标记自己所挑选的苗木,胡冕在基地里选择0-15号共16宗土地作为起苗区。
 
  随后,胡冕和张滨开始雇人起苗。胡冕、张滨将前面15宗地的果苗全部起完后,果苗公司按约定相继退还定金共计20万元。2018年3月20日,胡冕、张滨起完最后一宗地上的果苗共计4.23万株。
 
  果苗已经起完,可问题也随之而来。经计算,胡冕和张滨在16宗地里所起的果苗共计26.1677万株,与合同约定的28万株相差1.8323万株。
 
  指责卖方违约起诉索赔
 
  遭反诉要求付清余款
 
  “约定是28万株,为何只有26万多株?”胡冕和张滨认为果苗公司未能根据合同约定按质按量提供果苗构成违约,因此拒绝支付尾款3.844万元。果苗公司则表示胡冕和张滨可以继续在基地中其他地块挑选果苗,直到凑够28万株。
 
  双方各执己见,无法达成一致意见。2018年4月,胡冕、张滨诉至金秀县法院,要求果苗公司支付合同违约金28万元,并赔偿经济损失10万余元。
 
  接到法院的传票后,果苗公司在应诉时提起反诉,要求胡冕、张滨支付余款3.844万元。
 
  法庭上,胡冕和张滨称,他们向果苗公司购买果苗,约定的果苗是28万株,但实际仅有26.1677万株。果苗公司没有按时按量供给果苗,导致他们无法向种植户交付果苗,损害了他们的合同期待利益。根据合同约定,果苗公司应向他们支付违约金28万元,并按每少供一株赔偿6元的标准,赔偿经济损失。
 
  果苗公司辩称,在胡冕、张滨起完其所标记的16宗地的果苗后,虽然总数未达到28万株,但基地里还有多宗地育有果苗,胡冕和张滨完全可以继续在其他地里起苗直至凑够28万株。合同并未约定胡冕和张滨只能在其标记的地里起苗,果苗公司并不构成违约。
 
  果苗公司反诉称,胡冕和张滨起完最后一宗地的果苗共计4.23万株,根据合同约定应付款11.844万元??鄢ń?万元,两人还应向果苗公司支付3.844万元。
 
  对果苗公司的反诉,张滨、胡冕辩称,果苗公司违约在先,根据法律规定,在未解决违约事宜前,他们有权不支付所欠果苗公司的货款。
 
  未违反约定不构成违约
 
  所欠余款应及时支付
 
  金秀县法院经审理认为,《果苗购销合同》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双方当事人应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合同并未明确约定胡冕所标记的16宗土地须有28万株果苗,仅约定果苗公司应充分供应给胡冕、张滨28万株果苗。由于涉诉果苗均为裸根苗即“地苗”,行间排布并不规律,且在苗木实际培育过程中,为充分利用土地、方便统一管理,往往采用高密度种植的方式进行培育。因此,按照常理,数目庞大的28万株果苗培育在地里时难以精确计数。
 
  法院指出,作为培育苗木的果苗公司及作为买方的胡冕、张滨,均无法实际精确计数28万株果苗,更难以明确胡冕标记的16宗地块上的果苗是否达到28万株。在16宗土地果苗未达到28万株的情况下,果苗公司亦有其他地块果苗可供应,并不存在无法供应果苗之实际违约情形。
 
  法院认为,胡冕、张滨主张果苗公司存在违约情形,无充分证据予以佐证,对其诉讼请求依法予以驳回。胡冕、张滨认可尚欠果苗公司果苗余款3.844万元,这笔款项应及时支付。故对果苗公司的反诉请求依法予以支持。
 
  金秀县法院一审判决驳回胡冕、张滨的诉讼请求,同时判令两人支付果苗公司3.844万元。
 
  一审宣判后,胡冕、张滨不服,上诉至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来宾市中院审理后,日前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ㄎ闹腥嗣?/div>
429| 512| 804| 596| 70| 621| 304| 396| 134| 265|